菜單/MENU

2020-01-10
在水一方俄羅斯冰雪奇緣(三)——聖彼得堡故事

 

年底的最後一天,我們結束了莫斯科之旅,又踏上了聖彼得堡的路途。出了聖彼得堡普爾科沃國際機場,我們就直奔聖彼得堡行程的第一站——夏宮。

夏 宮

夏宮花園坐落在芬蘭灣南岸入海口,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,精妙絕倫的園林設計,積澱出這座皇家園林的盛世偉名。



占地近千公頃的夏宮,建築豪華壯麗,被譽爲“俄國的凡爾賽”,足見其藝術造詣之上乘。



整個皇家建築園林群依山就勢,氣宇軒昂,令人心馳神往。可惜冬季無法欣賞到它享譽盛名的噴泉,心有不甘。

 



沿著河道前行,伸向富有詩意的波羅的海,冬日的雲海別有韻味,水天相接處動人且深邃,時而起伏的波浪嗚咽著昨日的故事,只有海鷗聽得懂。




冬 宮

離開夏宮,我們一行人又來到了冬宮。冬宮又叫國立艾爾米塔什博物館,它號稱世界四大博物館之一,與倫敦大英博物館、巴黎盧浮宮和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齊名于世。

 



館內展品數量達到200多萬件,館藏豐富,種類繁多,主要有各個曆史時期的個人藝術品及皇室工藝品。

 



倫勃朗、米開朗琪羅等知名藝術家的經典之作,沙俄羅曼諾夫王朝皇室相關禦用物品悉數登場,成就了冬宮遐迩之名。

 



布帛、泥塑、青銅、紫金等不同基材得到了它們藝術上的極致發揮,而冬宮內部的穹頂、雕欄、畫柱在宮燈明眸下,分外恢弘典雅,掩藏不住它曆史歲月中沉澱起來的文化自信。絡繹不絕的觀衆歎爲觀止,頻頻接受來自藝術的洗禮。

 



出了冬宮,夜幕開始統治大地,四點時許,街上已是燈火漸亮,迎新跨年的俄國人民也開始多了起來。



冬宮廣場上搭起了舞台,准備在新年鍾聲敲響時分爲大家奉上精彩的節目。

 



天空零星的小雨夾著雪花,慢慢演變成了一場鵝毛大雪,在新年前夕助興,用它曼妙的舞姿征服了遠道而來的中國客人,陪伴大家度過了難忘的異國跨年。

聖彼得堡與莫斯科有著截然不同的美,後者藏匿于森林中,前者濃縮于人文裏。

 


 


這裏的街道兩側,陳接著文藝複興式的建築物,據傳所有的建築物都不能破壞,即使推到重建,也必須嚴格依照原設計稿重制。

 



這也成就了聖彼得堡彙集德、法、意等經典的建築風格,契合其作爲俄羅斯的歐洲窗口的城市意義。

喀山大教堂、聖依撒基耶夫大教堂、斯莫爾尼宮修道院很好地展現了宗教與藝術的交融,不斷閃爍著精湛技藝和人文價值的光輝。

 



它可以是肅穆的,可以是恬靜的,但歸根到底都是對某種信仰的堅持。

沿涅瓦河,幾乎可以遊遍聖彼得堡的著名景點。有列賓美術學院和對望的獅身人面像,有十二月黨人廣場和彼得大帝青銅騎士像,有瓦西裏島古港燈塔和阿芙樂爾號巡洋艦,還有彼得保羅要塞等等。

 



它們都記錄著聖彼得堡的過往,用各自對曆史和人文的理解,與前來的遊客攀談,告訴世人它們的感悟。

一段段有關彼得一世、葉卡捷琳娜二世、列甯等偉人的故事言猶在耳,讓你一次次沉浸在文化、曆史、藝術當中,讓你時刻感受強國魅力。這是大國應有的底蘊。

 



就像我們這群中國遊客,即使在人生地不熟、語言不通的條件下,依然能夠得到俄羅斯人民的熱情幫助。

許多會說中文的普通俄羅斯民衆和我們熱情地打著招呼,你能感覺得到他們的友善,更隱隱感到這是我們同爲強國的相互敬重。

 



新的一年,我們仍在路上。
未來,我們會更好。
(未完待續

推薦閱讀
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8